love爱博体育开户_爱博在线注册_蜗牛励志网随笔散文

在线听书微信公众号:

精选随笔散文5篇

2019-12-07 16:3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散文要怎么样写呢?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五篇关于精选随笔散文,希望大家喜欢!

  看着树叶安静地掉落,恍惚间发现秋天已在身边了日子就是这样。也许习惯了清冷,那些温暖的颜色似乎早被我遗忘到不知名的角落里去了。

  楼梯的拐角挂着凡高的《向日葵》,尽管有些失真,但它依旧如此引人注目。橘黄、明黄、暗黄、金黄各种不同的黄色交错糅合在一起,向外散发出温柔耀眼的魅力,就如同秋日的阳光发散性的,温暖的,令人愉悦的。

  最喜欢秋日温暖的阳光了。它不似夏天烈日般威风、骄傲;只是淡淡的,柔和的,轻轻巧巧的便让你沉醉了。微风的日子,微眯着眼睛,阳光撒满全身,整个人便闪烁着一圈毛茸茸的光晕,什么都是暖洋洋的。

  耳边仿佛还回荡着儿时的笑声就是在这样的秋日,在这样微曛的阳光下,小小的身形投射到了地上,同伴们互相追逐着、叫闹着,铆足了劲儿想要踩上别人的影子。一双双小脚“嚓嚓”地在铺满厚厚的落叶上奔跑

  玩累了,便堆了一大堆落叶,生上火,将一个个地瓜埋到里头,不一会儿整个军属大院都开始飘起阵阵诱人的香味。橘红色的火光映着一张张迫不及待、垂涎欲滴的小脸。终于能“呼哧、呼哧”地拿着烫手的地瓜,掰开,热气腾腾,软软的,露出橙黄橙黄的“馅儿”,美美地咬上一口,温热的感觉便从指尖一直传递到了心里

  又或者悄悄采些桂花,小心地放进衣兜里,任淡淡的带着大自然气息的清香氤氲,直至整个人都有了桂花的香味。回到家,便央求母亲将它们搁在阳台上晒着的被子上,晒成干花儿,酿成酒,做成糕,撒在菜上总之,秋天我离不开桂花。被子也晒得暖烘烘的,小小的脸贴着被面,贪婪着闻着太阳的味道,还和着淡淡的桂花香

  菊花、秋蟹、衰草、落叶记忆中秋日里的一切仿佛都与那些不同的黄色温暖地联系在一起,汇成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不用担心它们会消失,就如同《向日葵》会永远流传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一样

  杨柳岸,春风拂面。三月的街上行人往来不绝,各色裙裾洋伞如同投入绿野中的花朵,炸起了沉睡的春天。人们结伴而行喜笑颜开,只有一旁的石桥在时光的注视下踽踽而行没有声音。穿过这岁月磋磨过的石桥往北走,一座不知荒废了多久的宅子躺在街中央。蛛丝儿结满房梁的宅子外有一扇紧紧关着的铜门,铜门像固执的老人在坚守着什么,铜门上有把锈迹斑斑的金锁,不知从哪个巷口忽然地就窜过来一缕风,穿过了锁眼落在堂屋正中间的一把椅子上,顿时灰尘四起。金锁记得,这掉了漆的木椅上呀曾坐着个女人。

  女人一袭白底兰花对襟袄,一张素帕随手摇,小巧的嘴上挂着一个时代应有的微笑,她笑着,那笑封着蜡,那蜡是时代的封口石,封口石让坐着的她显得那么温柔娴静又孤寂。

  掉漆的铜门缓缓打开,依稀还能看见她嫁进来的那天。吹吹打打的唢呐中一台花轿摇摇晃晃的抬进来,红头盖面的她不知哀喜。在一片红色的喜宴中各色贺词仿佛吵活了宅子,热闹非凡。她规矩地坐在喜床上,双手纠缠双脚平放,这高墙大瓦里的不安被门外的热闹稍稍消减。

  夜深鸡眠,昨天就像往幽深的井里投了一枚小石子,咚的一声响后又归为了沉寂。红色已经散尽,青春已经消亡。在蝴蝶似的女人中她年龄最小地位却是最高,十八年纪不得不活成了耄耋,说话一定要在秤上过一遍才会出口,于是她的话越来越少,直至张口不言。

  原来的她是喜欢说话的,在清清河岸,在私塾巷中,在黄昏蓦然降临的老杨树下,在素色长杉前。

  那时候荷塘里朵朵花开带来夏天,清风徐来带来少年。那时候的她是夏天骤降的雨滴,在空中旋转跳跃着滚落在荷叶上,她的调皮是盈满整个夏天的生气,她是街上最美的裙裾,是鲜艳的油纸伞,是石桥两岸的翠柳,是知了喋喋不休。

  直到偶然一天巷子空了下来,没了穿巷的身影,没了油纸包,没了恼人的之乎者也,没了笑,也没了欲言又止的清俊少年。那天她从街上回来,忽然发现那白墙绿瓦的巷子突然有了尽头,尽头是一堵厚厚的墙,隔绝了所有声响,她只能往北走,往北走啊?一走就不能回头。

  夏天走的无声无息,秋天却来的大张旗鼓,荷塘里花已枯,叶已黄,热络的雨水也变的凄凉,凭栏而望,走远的人没有回来的声响,只给人留了个冷寂下来的青石小巷,曾经纷至沓来的书信像临时回归的大雁,火光之间书信成烟,大雁成影。

  在走入高墙里的前一天晚上她在窗前站了一夜,直直地望着荷塘的方向,深夜中她徒然踮起脚尖又缓缓放下,就算翻过窗又能怎样?挡在眼前的还有无数道墙,所以在黎明到来之时她只是缓缓坐到了镜前,亲自为自己打扮梳妆。

  那高墙里的热闹就像新坟旁放的鞭炮,震耳欲聋的响声过后就是死人的寂静,在这高墙里她经历了两天的震耳欲聋,一天是嫁进来,一天是走出去。嫁,是命运,走,也是命运,一想起来她就觉得好笑。

  在夜里她常常问自己,在寂静如坟茔的宅子里她吃的好、穿的好,出门是一群人簇拥,吃饭是一群人伺候,还要奢求什么?还想奢求什么?

  在泯灭了希望的这里,她的时间如同悄然穿过园里的牡丹花瓣,仿佛一瞬之间花瓣就泛了黄,她就老了去。那天她照旧坐在堂屋正中的主位上,旁边是莺莺燕燕的家长里短,前面是长长的路,焦灼的阳光就照在光滑的石路上,她突然恍惚起来,那条路直通宅子大门,她常常从这条路上走出去,去外面礼佛、看戏、逛街、买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她却突然问自己,你真的走出去过吗?

  为什么感觉心上被宅子上了一把锁,不管走到哪儿,她都没有办法轻松起来,如果那把锁有钥匙可以打开,那把钥匙一定被人放在了三十年前。所以,有钥匙又怎样,三十年前她拿不到的钥匙,三十年后的她依然只能呆在四四方方的墙里,看不变的天空,不变的花草,以及日渐麻木的自己。

  屋倒树倾那天仆人像苍蝇一样在这座宅子里四处飞撞,姨娘们拿着包袱捂着良心走的慌慌张张,只有她如往常一样坐在堂屋里,看着沸腾的宅子里灰尘飞起,她的世界再次破碎了一个角,从破碎的缝隙里她依然什么都没有看到,她只是呆呆地坐着,就像多年前的一个晚上独自一人站在窗前,又像是更早之前一个人站在渡口。

  三十年了,这三十年你都干了什么?这三十年你确定自己还活着吗?你就像后院枯井旁的一株草,看上去还有生机,实际上根早就枯了!她坐着,尽管心里已经波涛汹涌,外表却依旧冷静如常,直到黄昏的光撒遍整座宅子她才仿佛刚刚醒来,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审视这座坟茔般的宅子。

  洒进来的夕阳如同月光,覆盖在老宅上只有一股难消的凄凉。这座宅子消磨了太多人,她不是唯一一个,可现在仆从、姨娘散尽后只剩了她一个,她站起来,直直地朝着大门走去,没有告别,没有丝毫怀念。

  她一步一步走着“这条路还是这么静啊”她想着想着突然笑起来。最后竟一手扶腰笑到癫狂“这宅子有人和没人有什么区别呀,有什么区别......”

  半晌后她整理好衣襟没有回头地走出了宅子,第一次挂着舒心的笑一路往南走,走过闹市,走过小桥,走过荷塘,一直走到了老杨树下,笑容突然就凝固在了脸上,树下空空荡荡。

  现如今心上的锁没了,却布满了铁锈,那年夏天的少年要是没走,或者走了能回次头,或许她不会向北走,不向北走就在老树下等,哪怕到了弥留才能等到一面,哪怕那一面一句话也不说,也觉没有白活一辈子,也觉欢喜......

  路上的现实引人前往,前往是向一种方向走去,走去是择好了一种路途,路途是生活的世界,世界是人生的钻石,钻石是你的思想。

  生活在她的脚尖上舞蹈,人生在她的指尖流动,时间缓缓从她眸光翔出芬芳,世界纷纷在她的城楼结风景。

  现实在她头顶开成曲谱,绝版的经典的,抒情叙事的节奏,理想在她天地火成龙虎,丰富的多彩的,空前绝后的高山。

  现实在他的笔杆子上跃海,生活在他的墨水中挥镰,人生在他的情思中扬帆,时间红成灯笼挂在屋檐下摇曳,展翅的世界落出他的华章天下。

  青春在另一种人间走路,青春在他的满腹经书中行锋,悲欢离合的阴晴圆缺的,多愁善感的爱恨情仇的,他的眼里覆盖青山,他的怀中蓄满潮水。

  繁星成火把,灯火是繁华,划桨用他的窗镜,前进用他的热血,耕耘用他的灵魂。

  生活是变化的虹,人生是不断变化的兜,现实是那极易发生变化的桥,世界是很难创造出与众不同的船。

  一舟晴空万里一舟无限想象,一虹美轮美奂一虹山水星月,一兜光明黑暗一兜风起云涌,一手浪一心波,一境树藤一丛纵横。

  创造宇宙,循环银河,不停闪烁真理与实虚。创造空间,环绕艺术,不动声色雕刻栩栩如生。

  楼在阶梯中无限高,城在思想中不断扩,山水菊花抱,星月繁华钓,森林着火把是宫殿,江河着明珠是瑰宝。

  一层水一层火一层世界,一地方一地圆一地现实,一段风一段云一段生活,一部天一部地一部人生。

  建设是理想的工程赴现实的达到,抵达境界抵达世界,生活与人生五彩纷呈魅力十足。

  走着走着,看见了人世间的故事,走着走着,一些人还在继续,一些人已经放弃也已经去了另外的路,走着走着,看见东南西北的路口,人山人海,车水马龙。

  走着走着,现实就成了口袋的天鹅,等有力量的翅膀,走着走着,人生就成了掌中的鹰,待那天地红火出非凡意义。

  多年来,我一直渴望行走在草原上,化作一片悠悠的白云,拥有蓝天下这片广袤的草原

  当我再次踏上甘南拉卜楞寺这块神圣的土地时,我觉得自己远离了喧嚣,脱离了红尘,行走在一条通往圣洁的路上,内心无比的宁静与感恩。

  我敬畏那些色彩斑斓的寺宇和庄严的佛塔,我双手合十,虔诚的转山、转水、转塔,转动着所有的经筒,心里千遍万遍默诵着玛尼玛尼哄,祈祷涤尽满身来自红尘中的尘埃,找回最真、最善、最美、最无私的自己。

  当夕阳染红黄河源头卡日曲汇口以下干流玛曲时,我早已融化在这一湾碧水之中。倾听到了天籁般的歌喉正在穿透辽阔的草原,穿透我的心海。我情不自禁地寻声而去,一位叫卓玛的藏族姑娘正在清澈的河边载歌载舞。

  20多年前那个黄昏,我在茫茫的玛曲大草原上迷了路,当恐惧来袭的时候,一缕天籁般的歌喉忽然从天而降。小溪边,一位美丽的藏族女孩正在溪水边洗头发,对着溪流纵情歌唱。那飘渺的歌声如箭,射向苍穹,又从苍穹反弹回来,深深地扎进草原里,然后在无边的草原上荡漾开来。女孩将我们带到坡下她家放牧居住的帐篷里,为我们准备了糌粑,然后叫其哥哥用马将我送出一片沼泽地。临别时,她告诉我叫卓玛。从此,她的歌声也就穿越了我20多年的光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夕阳下的白龙江把郎木寺小镇一分为二。这条不足2米宽的白龙江清澈见底,其实白龙江只是一条小河,在我们南方可能河都称不上,更有意思的是,白龙江还分江南和江北。江北为甘肃省的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江南侧为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一镇跨两省,全国不多见。我伫立在小镇那条古丝绸之路上眺望,据说,这条古道是经河南至西域的古丝绸之路驿站。千年的沧桑,让我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感慨。

  这里是一个自然环境非常优美的地方,同时也是藏传佛教相对发达的地方,也是涤荡灵魂的地方。虽然没有拉卜楞寺那般气势宏大,但这里的人与自然让我十分的着迷。

  人说,郎木寺有东方瑞士的美称,虽然只居住着几百户人家,3000多人口,却也是个国际化的小镇,德国、法国、丹麦、瑞典、意大利等国的游客随处可见。记得有一年,我跌入十多米高的草坡下,搀扶我上来竟是一位德国女摄影师,让我特别的感动。故地重游,当年一幕幕往事全部涌上心头,恍如昨日。

  再回首,小镇透出几分神圣和神秘,寺宇屋脊上的夕阳下更显金碧辉煌与庄严。我匍匐在长满花草的坡上向佛塔叩拜,四周五颜六色的玛尼堆,是指引通往天堂的路标吗?我问佛,能为我的心指引一条回归自我的路吗?能护佑我在世俗的红尘中不迷失方向吗?

  当经幡被夕阳染成一片血红时,我们已站到了草原深处著名的索克藏寺旁一山之丘上了。从这里眺望九曲黄河第一湾,心灵早已飞翔。透过那一片片在劲风中摇曳的经幡,黄河婉蜒折北而逝,逶迤直达天际。

  这时,一队飞禽拍打着翅膀跃出水面,飞向落日。落日从云层射出一道道柱状的光芒,刹

  那间,茫茫的草原水天相连,苍苍茫茫,如一幅巨大山水画。或宛如一个精心布置的巨大舞台,色彩炫丽,光怪陆离,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己都成了这舞台中的小角色,抑或如此的渺小。

  忽然,一支悠长笛声从晚风中飘了过来。伴着云、伴着霞、伴着草原的气息,伴着黄河的味道,深深地驻进了我的心田。我借助取景器,遥望远方,原野忽明忽暗,深邃而又辽阔,我站到了天的尽头吗?

  我敞开胸膛,让思绪飞越千重万重山,让落霞与孤鹭齐飞,让秋水与芳菲共天长,让人与自然和谐融为一个整体,让黄河在夕阳下永远泛着红色的磷光,天人合一,与美好的大自然相伴。

  我迎着北斗星方向来到一条小河边,天空开始露出变幻莫测的云彩。静静地河水如镜,将云彩与两岸景色尽收在水面上,远方,袅袅炊烟在茫茫的草原升腾了起来,就在我准备过桥时,一辆摩托车迎面而来,一只黑影突然扑向摩托车。原来是一只藏獒,幸亏车速快,藏獒扑了空,只是将车后一位女孩手中的热水瓶扑了下来。

  我立即想起20多年前的一幕,也是在这片草原上,也是在一个黎明之后,一只藏獒瞬间扑向我,我潜意思地蹲下身来,企图用三脚架进行抵挡,藏獒从头顶上飞了过去,就在藏獒掉转身体,回扑我的刹那间,从帐篷冲出一个小女孩,一跃而起,紧紧地抱住了那条藏獒头部。由于惯性,藏獒与小女孩双双在草地上滚了起来,闻声而来的小女孩父母立即将藏獒铁链重新拴好在石桩上,藏獒特别不服气,还在冲我呐喊与怒吼。小女孩回头向我嫣然一笑,回到了帐篷。

  岁月匆匆,往事却历历在目。唐克安好!当年那个奋不顾身救我的小女孩今何在?安好吗?

  一抹夕阳浓彩重墨将若尔盖草原描绘得花枝招展。我真想躺在这片辽阔的草原上静静地睡去,谁也不要来唤醒我,将身躯紧紧地依偎大地上,让鲜花长满我的身躯,让云霞覆盖我风霜的面庞。

  若尔盖草原地处川、甘、青三省结合部,为中国五大草原之一、三大湿地之一,也是西藏文化三大区域之一,总面积5.3万平方公里。我们在无边无际的大草原上驰骋,像一只翱翔的雄鹰,俯视苍茫的草原;像一匹野马,在浩瀚的草原上狂奔;像一只狼,在辽阔的草原上追逐着羔羊,像草原上的牦牛,悠然自得生活在广袤的草原上

  我匍匐在地,聆听着大地的声音,忽然,我听到了急促的战马嘶杀声和阵阵的枪炮声,由远及近,我抬起头,遥望的远方,朦胧中看见一队红军人马向我走来

  原来,我们正行走在当年红军长征时走过的草地。打开历史的长卷,红军最悲壮的长征过草地就发生在这里,也是红军长征史上在四川滞留的时间最长、经历的地区最广阔、面临的环境最艰险、进行的斗争最卓绝、付出的牺牲也是最大的地方。

  如今战争的销烟远去,草原更显一片祥和,美丽的格桑花在夕阳下无比娇艳,我情不自禁地摘下一串,编成一道美丽的花环,放在当年红军经过的地方,献给在此牺牲的红军将士。

  21路的公交,从褒姒故里开到湿地公园!头枕在车窗向外望去,车水马龙,行人匆匆,道路两旁高高耸起的建筑被一排排优雅高大的绿树环绕着! 已是晚秋时节,原本想着应该是散落一地金黄的银杏树,居然还是那么青翠欲滴,只有少许的几珠银杏树,开始黄叶漫漫!

  一路向北,车停靠在湿地公园的入口!映入眼帘的又是另一番唯美景象!还是郁郁葱葱的草坪,就似大地披着绿毯,清新,优雅!一步一步沿着台阶向下走去,滔滔的汉江水波澜不惊,而又清澈见底!江边已然有了秋的色彩,醉人的红叶,红的是那样的热烈、那样的铺张,那样的迷人。它有火一般的激情,旭日一样的艳丽。它没有芳香,却胜过千万朵玫瑰,它没有热度,却是那样的灼人!还有那四季常青的竹林,一团团,一簇簇,成群结队的相拥在一起!这大概就是竹的坚韧于顽强吧!公园里有热烈的红色小道,还有安静的白杨树,在风中摇曳着!往前走几步,一大片金黄的沙滩在江边躺着,沙滩上,三三两两的小孩奔跑着,嬉闹着,在阳光下映照着他们稚嫩的身影!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期盼了很久的“粉黛佳人”终于有幸一观!去年洁白的芦苇配上今年新种植的“粉黛佳人”,更是美不胜收,游人如织,大都是慕名而来欣赏这自然、优雅、古朴而又清丽脱俗的芦苇荡盛景吧?风儿一吹,那簇拥摇曳的芦穗,像一支支饱蘸诗情的妙笔,流淌着不可言状的神韵,把整个湿地装点的美轮美奂!

  悠悠漫步,路旁青色的梧桐,怡然自得的站立着,似乎也被这美景沉醉了!绿油油的草坪上矗立着鬼斧神工的雕塑!勤奋踏实的孺子牛,花果山的美猴王,净坛使者小猪猪最为神奇的就是汉水女神了!她好似观音在芦苇中打坐,眉宇间充满了善良和蔼,承载了汉水的豪气与温婉!她像一个伟大的母亲,将汉中儿女拥入怀抱!

  耿耿不寐兮银河渺茫,罗衫怯怯兮风露凉! 沿路走去,一排排仿古的围栏保护着江边赏景的游客!踩着小桥上的木地板,嘎吱嘎吱的,声音轻快,好似谁在唱歌!

  沿着河堤一路向前,不知不觉走到了尽头,一天的行程结束!此时,心里留存的是无尽的遐想,和流连忘返!有有人喜爱清丽淡雅的湖畔,有人喜爱热闹非凡的外滩,我却喜爱风景迷人的汉水之滨!

  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站将及时删除。

  • 上一篇:生活散文随笔
  • 下一篇:散文随笔_心情散文随笔_随笔散文_必读社
  • 更多精彩>>返回列表
  • 相关文章